新華通訊社主管

首頁 >> 正文

民法典對人格權中經濟利益的保護
2020-10-13 作者: 程嘯 來源: 經濟參考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是我國到目前為止條文最多、體系結構最為龐大的一部法律。民法典的人格權編尤其受人矚目,其中有一顯著亮點:充分重視和保護人格權主體的經濟利益。

  人格利益包括精神利益和經濟利益

  民法典未界定人格權概念,而是具體列舉了人格權類型。

  根據民法典總則編第五章“民事權利”第110條,以及人格權編第一章“一般規定”第990條,理論上可以將人格權界定為:自然人等民事主體針對生命、身體、健康、姓名、名稱、肖像、名譽、榮譽、隱私等人格要素而享有的受到法律保護的人格利益以及為維護人格自由、人格尊嚴而產生的其他應受保護的人格利益。

  隨著時代發展,在已被類型化的具體人格權的基礎上,還會產生更多新型的未被涵蓋的人格利益。有鑒于此,民法典第990條第2款規定:“除前款規定的人格權外,自然人享有基于人身自由、人格尊嚴產生的其他人格權益?!?/p>

  傳統民法學說認為,人格權被侵害后,權利人被侵害的是體現人格尊嚴價值的精神利益,而非具有財產權性質的利益。也正是基于將人格權保護的利益限定為精神利益的觀點,人格權不得放棄、轉讓或者繼承。

  然而,隨著社會經濟生活和科技的發展,作為人格權客體的一些人格要素如姓名、名稱、肖像、聲音等蘊含巨大的經濟利益,可被商業化利用,由此產生了所謂的人格權商業化利用的問題。

  例如,在美國法上,經由1953年的Haelan案確立了所謂“公開權”(Right of Publicity),即在隱私權之外存在的一種可以用來保護原告商業利益的法律基礎,承認人格權保護權利人的經濟利益。1977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的Zacchini案明確闡明了公開權的正當性基礎。

  為了保護人格權所維護的精神利益,德國民法賦予了人格權主體以絕對權保護請求權,即類推適用《德國民法典》1004條關于物上請求權的規定,還可依據《德國民法典》第253條請求精神損害賠償(Schmerzensgeld)。此后,德國法院通過“讀者來信案”、“騎士案”和“摩洛哥公主案”等一系列案件,發展和完善了侵害人格權的精神損害賠償責任。20世紀50年代的Dahlke案更是充分肯定了姓名權、肖像權等人格權所具有的財產價值。

  在我國,1986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就認可了對人格權的經濟價值的保護。但從當時學者觀點可見,雖然侵害人格權的財產損失賠償得到認可,但主要還是從制裁侵權人的角度來考慮其正當性,并未關注到人格權中的經濟利益的保護問題。1997年出版的我國第一部人格權法教科書——《人格權法》中,王利明教授就明確指出人格權不但要保護權利人的精神利益,而且要保護其財產利益。

  從我國司法實踐來看,法院在很多案件的審理過程中也認可人格權商業化利用的價值,并就該經濟利益遭受的損害判決了相應的賠償,例如“藍天野肖像權案”和“姚明與武漢云鶴大鱉魚體育用品有限公司侵犯人格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等。

  人格權中經濟利益的保護模式

  人格權中經濟利益的保護模式,比較法上有兩種模式:

  一是美國法采取的二元模式,即采取隱私權與公開權兩種方式分別保護人格權中的精神利益與經濟利益。隱私權作為一種精神性權利,主要保護的是自然人的精神利益,即個人的獨處和私生活安寧,該權利不得轉讓、繼承,且主要具有消極防御功能。公開權則主要包括肖像、命名、聲音等人格要素上的經濟利益,該權利可以轉讓、繼承。另一種是德國法的一元模式,即通過擴張人格權的保護對象,逐步肯定人格權的經濟價值,從而通過人格權同時實現對權利人的精神利益和經濟利益的保護。

  我國法學界大多數學者認為,所謂人格權的商品化利用并非創設一種新的權利(如公開權、形象權或商品化權),只能理解為某些人格權的權能特別是利用的權能發生了擴張,而非生成了其他獨立的權利,否則就會產生這些新的權利與原有的人格權之間無法區分的問題。因此,我國應當堅持一元保護模式,即通過人格權來實現對自然人等民事主體的精神利益與經濟利益的保護。民法典也明確堅持了一元保護模式。

  可被商業化利用的是人格要素不是人格權本身

  民法典第993條對可商業化利用的人格要素采取了正面列舉的模式。

  需要說明的是,可被商業化利用的或者被許可使用的不是姓名權、名稱權、肖像權等人格權本身,而是作為這些人格權客體的姓名、名稱、肖像等人格要素。故此,人格權要素的許可使用不違反人格權不得放棄、轉讓或者繼承的禁止性規定,不會導致姓名權、名稱權、肖像權的轉讓,也不意味著權利人在實現人格權要素上的經濟利益的同時必須放棄相應的精神利益。

  其次,并非所有的人格要素都可以許可他人使用,民事主體可以許可他人使用的人格要素有明確的限定。隨著社會的發展,今后能夠被許可他人使用的人格要素也會增加,因此法律的規定要為將來的發展預留空間。

  再次,凡是依照法律規定或者根據其性質不得許可他人使用的人格權要素,不得許可他人使用。否則就會出現違反法律規定、違背公序良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或國家利益的情形。例如,即便受試者書面同意,臨床試驗也必須經過相關主管部門批準并經過倫理委員會審查同意。至于個人隱私能否許可他人使用,筆者持否定的觀點。民法典第993條之所以未列出“隱私”,就是因為隱私權側重于消極防御的功能,原則上是不能許可他人使用的。這一點和個人信息尤其是非私密的個人信息不同。對于后者,自然人完全可以許可他人使用,從而促進網絡信息產業和數字經濟的發展。

  人格要素許可使用合同的法律適用

  人格權主體將某些人格要素許可他人使用而形成的法律關系屬于合同關系。民法典人格權編主要針對實踐中最為常見的肖像許可使用合同作出了兩條規定,并在第1023條第1款中明確了姓名等許可使用可參照肖像有關規定。依據民法典第467條:“本法或者其他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合同,適用本編通則的規定,并可以參照適用本編典型合同或者其他法律最相類似合同的規定?!痹趨⒄者m用民法典合同編典型合同中有關規定時,如果是有償使用,則依據民法典第646條,可參照適用買賣合同有關規定。

  不同于一般的許可使用合同,人格要素的許可使用不等于人格權主體放棄或轉讓了其精神利益。故此,對關于肖像權的許可使用條款理解有爭議時,根據特別規定優于一般規定的規則,應當適用民法典第1021條作出有利于肖像權人的解釋,即便該條款屬于格式條款且是由肖像權人擬定的。

  肖像權人有權許可他人使用自己的肖像,這也是肖像權商業利用的體現。在肖像許可使用合同中,雙方一般會約定被許可使用的肖像類型、范圍、期限、費用、被許可方是否可以再授權第三方使用、權利瑕疵擔保、違約責任和爭議解決方式等。

  如果肖像許可使用合同中對使用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此種合同就屬于不定期合同。約定使用期限為“永久”的也應當認為未對使用期限約定。根據民法典第1022條第1款,未約定或約定不明確肖像許可使用期限,任何一方當事人可隨時解除合同,但是應當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對方。之所以直接規定任何一方當事人可以隨時解除合同,就是考慮到肖像許可使用合同涉及自然人的肖像權這一人格權,為維護自然人的人格尊嚴,不應當通過合同解釋來確定期限。

  民法典第1022條第2款規定賦予肖像權人對于定期肖像許可使用合同的單方解除權。立法者單獨賦予肖像權人在有正當理由的情形下單方解除合同的權利,主要目的就是加強對人格權的保護。所謂“正當理由”顯然不包括依據民法典第563條享有法定解除權的情形,具體可以考慮的情形如:對肖像權人或者其近親屬的合法權益造成損害、違反公序良俗原則或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等。而肖像權人原則上必須就因解除合同而給對方造成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除非肖像權人對于合同解除正當理由的產生并無過錯。

  侵害人格權中經濟利益的損害賠償責任

  損害賠償責任是保護民事主體人身財產權益的重要法律手段。侵害人格權造成的損害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財產損害賠償,一類是精神損害賠償。民法典之所以要區分人身損害與侵害其他人身權益,分別規定財產損害賠償的問題,是因為民法典第1182條重點保護的是人格權主體的經濟利益。

  損害賠償以完全賠償為基本原則,即損失多少,賠償多少。被侵權人在行使損害賠償請求權時,必須證明所受損失及其數額。但在其他人格權益的財產損害賠償中,存在被侵權人難以證明損害賠償數額的困難,因為人格權益的商業化利用本身有不確定性。司法實踐中,能夠認定損害存在但具體數額難以確定時,筆者認為,法院應當綜合考慮侵權人過錯程度、過錯原因、侵權行為的方式和性質、侵權造成的損害后果、侵權人主體類型及經濟狀況、被侵權人的知名度等因素。

  民法典第1182條延續了侵權責任法第20條,但該條不再以“被侵權人的損失難以確定”作為主張按照侵權人因侵權行為所獲的利益進行賠償的前提要件。如此修改的主要原因在于:將被侵權人損失難以確定作為適用前提,那么就要求被侵權人對此加以證明,而這樣做顯然不利于對受害人的救濟,也不利于剝奪行為人的獲利。而且,在受害人雖然能夠證明損失,但是其損失要小于行為人的獲利時,按照侵權責任法第20條也只能按照所受損失賠償,這就意味著受害人無法要求侵權人返還其因侵權而獲得的非法利益,這顯然不利于預防侵權行為,影響侵權法的預防功能的充分發揮。

  依據民法典第1182條的規定,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財產損失的,被侵權人有自由選擇要求侵權人按照被侵權人因此所受到的損失賠償或者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賠償。

  民法典第118條第2款已經明確規定了債權的發生原因除了合同、侵權行為、無因管理以及不當得利之外,還包括法律的其他規定。故此理論上可將獲利返還請求權作為一種獨立的、新型的請求權類型。事實上,獲利返還請求權的適用范圍不限于民法典第1182條規定的侵害其他人身權益以及著作權法、專利法、商標法規定的侵害知識產權的情形。在侵害財產權以及其他合法權益、甚至違約的情形下,都會出現侵權人或違約者因侵權行為或違約行為而獲利,從而需要適用獲利返還請求權的情形。

 ?。ㄗ髡邽榍迦A大學法學院教授)

凡標注來源為“經濟參考報”或“經濟參考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產品,版權均屬經濟參考報社,未經經濟參考報社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播放。獲取授權

三峽庫區消落帶系統管護仍待加強

三峽庫區消落帶系統管護仍待加強

記者了解到,三峽庫區消落帶生態退化趨勢整體上尚未得到有效遏制,影響長江上游生態屏障建設和庫岸安全,有待系統管護修復、提升其生態功能。

·爛尾住宅“懸而未決”成民生之痛

國企改革提速加力 資本市場成強勁支撐

國企改革提速加力 資本市場成強勁支撐

隨著從中央到地方三年行動方案的落地,連日來國企改革密集出招,混改動作頻頻,上市提速推進;兼并重組加碼,布局結構進一步調整。

·山東港口“連鋼創新團隊”:突圍破壁爭創一流

經濟參考報社版權所有 本站所有新聞內容未經經濟參考報協議授權,禁止轉載使用

新聞線索提供熱線:010-63074375 63072334 報社地址:北京市宣武門西大街57號

JJCKB.CN 京ICP備18039543號

默认论坛马会六码 正规大发快三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公告 2020年二月好股票推荐 最安全的十大理财平台 北京pc蛋蛋28包赢技巧 最安全的配资平台官网 开奖公告 辽宁福彩35选7好运4 湖北11选5精准任5预测 中国投资理财公司排名